阅读文章
您的位置:中国水文化网 >> 文章中心 >> 水文化之窗 >> 世界水文化之窗 >> 正文


印度面临史上最严重的水资源危机

 文章作者:水与中国来源:水与中国 [字体: ]
 阅读权限:游客身份消耗会员点数:0添加时间:2019-08-12 10:33:35

    印度金奈终于等来了雨水。

  对于金奈来说,这是湿润的一周。盼望许久的西南季风归来,给金奈带来了十天的雨。

  今年的西南季风季,金奈所在的泰米尔纳德邦的降水量比往年同期减少了29%,尤其是6月的前20天,金奈滴雨未下。

  尼特亚南·贾亚拉曼是一位印度记者和环保人士。他住在金奈的海边,由于当地地下水开采过度,海水倒灌,使得压泵井里打上来的水都是微咸水。原本家里的井水只用来打扫,但是今年缺水情况严峻,贾亚拉曼不得不用微咸水洗澡。

  “大概两天前,金奈下了一场雨,我从屋顶上接了一些雨水,舒服地洗了一个澡。”7月21日,贾亚拉曼对记者说,这是他一个月来洗的第一个淡水澡。

  城里一些地方的自来水已经停了几个月了。贾亚拉曼告诉东方网·纵相新闻,现在家里的自来水管每两三天来一次水,一次来两个小时,他都是趁机把家里的水箱装满,然后省着用。

  据印度《经济时报》报道,2016年起,泰米尔纳德邦开始出现严重的干旱。为金奈1100万人提供生命之源的四个水库,如今也逐渐干涸,蓄水量已经急剧减少到其总容量的1%以下。

 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(CNN)引用印度智库Niti Aayog于2018年发布的报告称,约6亿印度人的水资源严重短缺。印度正面临着史上最严重的缺水危机。

  水危机中,受伤的总是平民

  “每半个月,我们家要购买12吨水,一次花费4000卢比,也就是60美元。我们家5个人,每个月要花120美元(约825元人民币)用水。”

  电话那头,KP·苏尼尔在给记者算一笔水费账。水怎么“买”?不是向市政水务部门每月支付水费,而是向私人供水商购买。苏尼尔告诉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,这是当地人用水较为常见的一种方式。

  不同于政府统一采集并处理的自来水,这些私人供水商或从金奈市附近的湖泊、池塘等水源地取水,或开采地下水。“哪里有水他们就去哪里打,因此水质和卫生程度都没法保证。但是没办法,你要用水,你就得买。”苏尼尔说。

  苏尼尔是金奈一家小型私营企业的总经理,“对于我的收入来说,一个月120美元买水并不算什么负担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得起水。”

  苏尼尔向记者介绍,对于负担不起私营公司供水的市民来说,他们可以向政府申请供水:同样12吨水,在私营水商那里购买要4000卢比,而向政府购买只要750卢比(约人民币75元)。但是,等待政府供水的时间可能长达25天,水送到15天后才能申请下一次供水。因此,一个送水周期可能长达60天之久。

  实在等不了那么久,怎么办?苏尼尔说,政府每天都会有水车把水运到社区,有需要的市民则可以排队领水,用口袋或罐子装水回家,一人一份。领水免费,但过程却耗时耗神。

  金奈的街头,时不时能看到一些带有水箱的卡车,它们来得并不准时。而居民们却早已拿着瓶瓶罐罐等在水车边,有时排队便要耗费几个小时。

  据英国广播公司(BBC)报道,金奈有超过400万的居民仅依靠政府提供的水车用水。而由于水车有时4天才来一次,在金奈市区的一些地方,市民偶尔会因为抢水而发生冲突。

  能够给居民提供便宜用水的政府,实际掌握的水资源却少得可怜。据《国家地理》报道,当地政府只掌握着35%的水资源,而由政客、官僚、警方和商人多方勾结的“水资源’黑帮’”掌却垄断了2/3的水源。他们掌握了供水渠道,把供水变成了市场化的“买卖”。

  水成了市场化的商品,价格也就随着供求关系不断波动。苏尼尔说,由于东北季风降水集中在10-11月,每年年初的水资源还比较丰富,4月时12吨水的价格只要2000卢比(约合人民币206元),然后逐渐涨价,到了7月,就要4000卢比(约合人民币413元)了。

  金奈市民阿努拉达·桑沙南姆对BBC说,她的用水花费翻了4倍,天气热了以后,她不得不拿本用来喝的瓶装水洗澡:“我现在每个月要花4000卢比在用水上。”

  除了个人生活,公共生活也被缺水所困扰:据报道,金奈市的很多小饭店、酒店被迫停止营业;为了节约公司的用水,职员不得不在家上班;地铁站的空调也都关闭了。

  不过,缺水对于这座城市来说,早已不是“新闻”。

  贾亚拉曼从小生活在金奈附近的另一个城市,缺水引发的各种生活不便对他来说是司空见惯。贾亚拉曼向记者说,金奈缺水的历史约有300年了。

  他向记者回忆道,小时候,家里的后院就有个开放式的水井(泰米尔语:ery),井水逐渐干涸,因此家人把井越挖越深。贾亚拉曼对全家人一起在水车后排队领水的场景也是记忆犹新,每4-5天,他和家人都要去排队两小时领水。

  金奈绝不是唯一一个缺水严重的城市。贾亚拉曼对于国际媒体给“金奈缺水危机”铺天盖地的报道颇为无奈:“金奈是一个大城市,有很多科技公司、信息产业服务着华尔街,加上很多外国人在这里居住,缺水才成了全球新闻的焦点。但是,那些被金奈’偷走’水资源的乡村地区,情况比城市里恶劣得多得多,只是因为村里没有人给纽约华尔街的银行业精英写代码,所以没人关心。”

  贾亚拉曼认为,在水资源分配上,印度存在着严重的城乡分化、贫富分化问题。“很多城市都在从周边乡村‘抢劫’水资源,因为城市的权力更大,本可以用于农业灌溉的水资源都被‘抢’到城市。”

  6月,贾亚拉曼探访了距离金奈市75公里的巴达朗村。村庄坐落在帕拉尔河岸,帕拉尔河原本以水资源丰富闻名,现在却也面临着缺水危机。

  贾亚拉曼对东方网·纵相新闻介绍,帕拉尔河的河床是深厚的沙土层,多年来,帕拉尔河的沙土被开挖、搬运,用于金奈市的城市建设,导致该地区的地下水位不断下降;由于帕拉尔河的水源水质很好,一些瓶装水和饮料工厂在河边建立了生产基地,同时也有很多私人供水商在该地区开采地下水。

  据报道,直到2011年,巴达朗村的村民还能用上新鲜干净的水源。不过,“现在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都是黄色的,”村民曼尼玛朗说,“自己不得不去买饮用水”。

  但城市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,贾亚拉曼说,金奈的小饭店、小商店都深为缺水所伤,因经营不下去而关闭,但大型饮料工厂,如酒厂、可口可乐工厂和瓶装水工厂,仍在持续生产。据报道,印度政府曾称,在缺水危机的当下,保证饮用水是第一要务,但大量消耗水的企业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  贾亚拉曼担心,如果东北季风一年又一年地减弱,城市会变得更不适宜居住,金奈会变成“空城”。“如果一个城市连水都没有了,我在这还能干嘛?”

  尽管他所担心的大规模移居还没有发生,但他认为,即使到了山穷水尽的一步,贫富差距依然存在——“能走的人都是能负担得起其他选择的。到最后,人们也可能会搬走,到其他有水的城市去找工作生活。”

  水为什么越来越少?

  对于金奈的缺水危机,一位当地官员对BBC说:“只有雨水才能拯救金奈。”

  金奈是泰米尔纳德邦的首府,位于印度东南部。泰米尔纳德邦没有发源于本地的大河,境内所有河流都发源于其他邦。近年来,随着周边邦的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,农业活动增多,用电需求急剧上升,域外河流上建立了众多水电站。因此,泰米尔纳德邦内的河流下游水量大幅度减少。

  而在金奈,三分之二的用水来自于地下水,这是一个严重依赖地下水的城市。但无论是地下水还是地表水,补给都来源于降水。在泰米尔纳德邦,一年中绝大部分的降水都依赖于一年两度的季风,其中2/3来自东北季风。

  季风是印度的生命之源,也掌握着这片土地的“生杀大权”。金奈正在变成一个以“灾害”闻名的城市——洪水、飓风、干旱,在这座城市轮番上演。2015年,季风雨带来了严重的洪涝灾害,而在那之后的三年,季风大幅度减弱,骤减的降水量完全无法填补逐年下降的地下水位,地表水体也逐渐干涸。据报道,金奈市的4个水库,如今的蓄水量下降到了金奈市所需水量的1%。即使最近一周都在下雨,金奈水库的蓄水并没有明显的增加。

  污染也是导致可用水资源不断减少的元凶之一。据印度政府2018年发布的报告,印度70%的水体被污染,在全球122个国家中,印度的水质指数排名第120位。

  巴达朗村的村民认为,缺水危机并不是“水”的问题,城市才是问题所在。巴达朗村的土地因为城市扩张而被过度挖掘和开采,村里的水资源日趋紧张。

  但看似从农村“吸血”而受益的城市,地下水的存蓄空间也被挤压。贾亚拉曼说:“城市的发展意味着要用钢筋水泥建筑覆盖住所有的地表。城市太大了,超过了土地所能承受的程度。”

  据金奈市的一家非政府组织“地球关怀”的报告,1980年到2010年,金奈市的城市面积极速扩张,从47平方公里到了402平方公里,而湿地面积从186平方公里急剧减少到71.5平方公里。

  城市的扩张增加了水的消耗,也加剧了浪费。由于政府和私人供水商过度开采地下水,而地下水源又得不到充足的补给。据“Down to Earth”报道,21个印度城市会在2020年前耗尽地下水,将影响到1亿人。

  “大城市的人把建设高楼大厦看作城市的价值,而不在乎公共绿地的价值,城市会承受怎样的后果?现在,一座水坝的价值高于一条河的价值,一座购物中心的价值要高于一片草地的价值。人类寻找栖居和发展之地的过程,我们叫做建设,但这些建设最后威胁到了我们生存的根本。”贾亚拉曼对纵相新闻说。

  水资源危机:人类改造自然,还是被自然改造?

  今年6月,印度总理莫迪公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:要在2024年前实现全国自来水管覆盖,让所有印度人都用上自来水。但管道有了,水从哪来?

  KP·苏尼尔曾是印度泰米尔纳德邦加亚电视台的台长。6年前,对国内政治深感失望的他从电视台辞职,转而投身当地最急迫的社会问题:缺水。苏尼尔开办了一家研发污水处理系统的公司,目前担任着公司的总经理。

  苏尼尔对东方网·纵相新闻说,在金奈,每天产生的污水超过100万吨,经处理后流入大海。“正是由于目前的污水处理级别太低,导致了大量可循环水资源的浪费。如果处理得当,80%的缺水问题可以解决。”

  苏尼尔说,对于他们这样收入的人群来说,用水还不至于成为负担,但对于印度的中低收入阶层而言,每月收入只有150~250美元,却要花100美元来用水——和吃饭的花费相当。人们要到处找水、花费本可以用来打工谋生的时间排队等水、花大价钱买瓶装水用于饮用和做饭。

  苏尼尔的公司“生态健康”(Ecohealth)研发了一套污水净化系统。他向记者介绍,系统的原理是利用草本试剂净化污水,可以将污水处理到可用于工业用途和生活用途的程度。苏尼尔说,现在的客户有宾馆、医院、学校和大学,有50家客户在使用这套进化系统,每天处理5000吨污水。

  苏尼尔说,相比于买水,污水净化的成本相对要低得多:在当地,1美元(约合人民币6.9元)可以买4瓶1升的瓶装水,而同样是1美元,能够处理4吨污水。

  不过,他也表示,尽管污水处理费用低廉,以个人为单位用上污水循环系统并不现实。他希望系统性地解决污水处理问题,从源头上降低人们用水的成本。

  但大规模的水循环使用势必要和官方合作才能完成。苏尼尔说,他们有意向与金奈市政府发起合作,但市政府态度保守,犹豫不决。

  “干旱就在那里,但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。”苏尼尔说,“缺水是全球性的问题,但影响都是本地的,结局方案也需要本地化。”

  当地人还尝试着从水资源丰富的地区获取水。泰米尔纳德邦的邻居——喀拉拉邦提供了2000吨淡水,但除了缓解燃眉之急外远远不够。

  有些人开始向自然求助。据BBC报道,当地物理学家、水资源专家塞喀尔·拉贾凡博士在几年前开始呼吁强制性雨水收集。泰米尔纳德邦前任首席部长甚至通过了一条法律,要求每家每户安装雨水收集装置,但他的继任者没有继续推行这项政策。而近几年,由于干旱愈发严峻,雨水收集的成本也远低于向私人供水商买水,拉贾凡博士的雨水收集中心收到的咨询越来越多。

  此外,据印度媒体报道,由于金奈近海,当地政府已经建立了两座海水淡化工厂,每座每天可以提供10万吨淡水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水资源短缺的现状。由于今年的干旱,金奈将另外建造每天能提供40万吨淡水的海水淡化工厂,一两年之内可以投入使用。

  不过,任何一种改造自然的行动都有风险,苏尼尔对于海水淡化持谨慎态度:“海水脱盐后留下来的盐分会回到海水中,近海的盐度上升,目前还不确定是否影响到海洋生态系统的平衡。”

  除了向外索取,贾亚拉曼认为,向内规范也很重要:应当妥善保护城市的湿地和水体,开辟更多的开阔绿地,或能储存雨水,或能存蓄地下水。《国家地理》的报道指出,合理的城市规划和建设同样是解决水危机的方案。

  班加罗尔阿齐姆·普雷姆济大学的可持续发展教授哈里尼·那真德拉向《国家地理》表示,现在的问题是,执政者和决策者都越来越短视:“干旱的时候,大家集中精力解决干旱;季风来袭的时候,大家又过分关注洪水。但讽刺的是,不论干旱还是洪水,灾害的源头是一致的——湿地减少、砍伐树木、破坏湖泊与河道进行城市开发等等,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因素之间的联系。”

  在贾亚拉曼看来,“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”并不是解决缺水危机的有效办法。他在自己的专栏文章中写道:“现代经济把大片空地看作“无用之物”,认为获取价值的方式就是在土地上挖掘、钻井、开矿、铺路和造楼。”

    他认为,金奈这座城市应该重新审视自己对待水源和土地的方式,否则,它还会长期与“水”缠斗下去。 


·上篇文章:晏洋:国脉千年咏(七绝.平水韵)
·下篇文章:卢光民:滨州哨兵与洪水拼搏 / 诗十二首
复制 】 【 打印
提交会员:王荣华 
          相关文章
·全球通用的世界首个水资源管理标准发布 2014-04-26 18:21:21
·亚欧水资源与江河流域管理工作研讨会在越南开幕 2013-03-21 13:29:16
·左其亭--水资源专业博士 2010-07-12 18:38:06
·莫让眼泪成为最后一滴水 2010-07-12 18:28:00
·水资源常识 2008-07-19 14:23:54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【文章评论已关闭】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友情连接 | 后台管理

中国水文化网 页面执行时间:125.00MS
 
 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13057138-2